专栏

潘子,你把握不住

态度 作者:河马电影 2024-02-11 15:08:41

来源:电影爬虫(film5252)

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以为雯丽与明道的《转角之恋》该是顶级的视觉系污染了。

没曾想,还不到一年的光景,这个记录就被潘长江老师打破了。

“现在别的地方咱不敢说,喜剧电影喜剧电视剧喜剧小品上,你潘叔做得可以。”

固然,潘老师与“嘎子”继潘嘎之交后,时隔一年二度连麦时,放出如此豪言壮语。

(图源网络)

但我这人情商低,就是爱说实话。

潘叔,你的喜剧做得真不行。

特别是看完今年潘老师1月上的这部电影《豆包县令》之后,我对自己得出的结论越发坚定。

都说《转角之恋》辣眼睛,我猜那是没看过《豆包县令》。过之后,你便恨不得这双眼睛从未生过。

《豆包县令》

片名的灵感应是源自潘老师过往的两部作品。

“豆包”是潘老师2006年的乡村喜剧《别拿豆包不当干粮》,说的是潘老师扮演的村民赵喜富当上村长自后,为村民解决问题的故事。

“县令”则是出自潘老师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的系列电影《毛驴县令》,讲的是潘老师扮演的县令伍四六,为百姓解决问题的故事。

《毛驴县令》系列电影之后,“潘嘎之交”元年的年末,潘老师重振旗鼓,又上映了一部《新毛驴县令》。依旧是潘老师演县令,为百姓解决问题。

不难发现,潘老师有官瘾,热衷为他人指点迷津,救人于危难之中。

怪不得当初见嘎子沉沦之际,潘老师主动上前开解,试图将嘎子从水很深的苦海中拉出,且秉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高尚情操,自己一个猛子扎进去,以身殉道。可歌。可泣。

言归正传。

今年这部《豆包县令》主题依旧未改,还是潘老师演县令,为百姓解决问题。

本文起首我就说了,和《转角之恋》一样,《豆包县令》是一部视觉系污染神作。

所以先不谈它的故事有多么漏洞百出,毫无逻辑,就说最直观的视觉感受,三个字:不忍直视。看得我是头脑发昏,神志不清。

具体聊之前影迷朋友们需要先知晓几个数据。

本片男主潘长江,1957年生人,今年67岁。

本片女主苑琼丹,1963年出生,如今61岁。

两位老师在片中的角色关系是夫妻,演夫妻自然没什么,老夫老妻,合情合理。

重点在于角色的诉求。

从出场开始,一直到影片结束,但凡这对夫妻同时登场,总离不开一件事:造小孩。

注意我的措辞,“造”。

两位年逾花甲的老师,在片中演一对时刻迫不及待想要造小孩的夫妻。

于是我们看到了,潘老师穿着红肚兜嘟起嘴在卧榻上的张扬画面。

也看到了,苑老师撩起裤腿露出肌肤挑逗夫君的荡漾场景。

期间,自然也少不了两位老师的互动环节。

为了造小孩,一度丧心病狂到连男主的梦中也要塞得满满当当。

有道是,花甲夫妻却无孩,两鬓斑白偏强来。老妇追至梦中去,只为肚里能怀胎。

我常在想,两位老师在片中的行为是否算是为艺术献身?以自己的颜面为代价,唤醒观众对于老年人生理需求与生育这民生大计的关注。

可从整部片子的情况来看,是我多虑了。

主打喜剧的《豆包县令》并非是意义非凡的现实主义佳作,片中的这些设定、情景,除了恶趣味,以及让观众感到不适之外,没有任何价值。

明确一个事情,《豆包县令》是一部喜剧。

以上种种,都是被编、导当做笑点呈现给观众看的。

乍看,抹了不知几层腻子粉的苑琼丹老师,和满脸沟壑尽是岁月痕迹的潘老师,两人大胆玩起擦边,让人看得生理不适。

细想,老夫老妻一辈子无愧天地,尽做善事,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却总是天不遂人愿,直教人唏嘘感叹。

我翻来覆去怎么看,这都不是一个能当笑料的事。

讽刺的是,作为一部喜剧,这件事竟被全片当做最大的笑点承载线。

万幸,这只是影片的两大支线之一。

影片的另一条支线,还是男女那点事,女配苦追男配。

关于这条支线,只提一点。男配是在女配的哈喇子中出场的,我只当是多帅的人物呢。

结果待得角色走近,我鼻涕泡都差点乐出来。

都说内娱古偶界苦丑男久矣,可怎说,这分明是哪行哪处都没有帅哥啊。

总之,两大支线,没有一条能称得上是“美”的享受,尽是对眼睛的折磨。

还是来看影片的主线吧。

主线方面的笑点设计不多,主要是为塑造“豆包县令”的“滥好人”设定。

或许应是“善良”、“爱民如子”等褒义性的辞藻,但在我看来,还是“滥好人”更贴切些。

何为滥好人?对人有求必应,不管对与错什么事都去做的人。

为塑造好这个人设,影片主要设计了两件事来支撑。

其一,一个不认识的老头,突然蹦出来,逮住豆包县令就称县令是他的私生子,他是县令的爹。

豆包县令如何处之?有什么智慧的解决办法吗?并无。

豆包县令的解决办法是,将老头带回家,供老头吃,供老头穿,供老头睡。

不管这个老头给他的家庭带去了多大的不便,他都听之任之。

其二,作为县令,救济灾民。

不向上禀明情况,衙门也没钱,就硬是打肿脸充胖子,拿老婆染布的钱、拿老婆卖艺的钱,去给灾民吃食被褥。

你管得了今天,管得了明天吗?还是能管一个月?两个月?

片中并未见豆包县令有什么实质性解决灾民问题的办法,就只是一味靠着身边人割肉喂鹰,拿家里的东西去典当,靠丫鬟攒的嫁妆去填无底洞。

旁的好作品里的好人物,像洋葱,一层一层剥开,里面藏着一颗真真的七窍玲珑心。

豆包县令则不然,他是个俄罗斯套娃,揭开一层又一层,内里根本就是空空如也。

一言以蔽之,豆包县令根本就是个编剧笔下的假人。和整个故事的腔调一致,荒谬、失实,纯属无稽之谈。

影片开头的职员展示,首当其冲的是监制,硕大的几个字位于画面正中央,“监制 潘长江”。

到了导演,就只是在左下角用几个小字标识,“导演 安小冬”。

不难看出,本片的话语权在谁手里。

因此说一句《豆包县令》是潘长江老师的手笔,我想不为过吧?

喜剧内容让人笑不出来,剧情方面千疮百孔,人物塑造畸形荒唐。就这种水准的渣滓作品,潘老师是如何能厚颜地说出:

“喜剧电影喜剧电视剧喜剧小品上,你潘叔做得可以。”

既如此,索性我也当一回小人,说句不敬的话。

“喜剧这里面的水太深了,潘子,你把握不住。”





赞就对你那么重要吗?
我写了2350个字,你连一个赞都不点?

关注公众号:拾黑(shiheibook)了解更多

[提示]友情链接:

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:https://www.itanlian.com/
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:https://www.ijiandao.cn/
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:https://www.0xu.cn/

图库
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
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
内容推荐
百度热搜榜
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